做坏事的底线是至少卖个好价钱

08-16 22:11 首页 六神磊磊读金庸

文/六神磊磊


我的主业是读金庸。金庸是很会写坏人的,有些人简直坏得令人发指,干了不少坏事。


比如《笑傲江湖》里有一个林平之,把爱他爱得要死的老婆杀了,可以说是很坏了吧。


“岳灵珊倒在大车的车夫座位上,胸口插了一柄长剑。”——这个人也真下得了手。你说他禽兽、没人性,说什么都可以。


但林平之干这件事,也是有原因的,这是他投靠大佬左冷禅的投名状,要证明自己和岳家决裂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我是要向左掌门表明心迹。”


人家左掌门那边可是慷慨地允诺了回报的:“今后林兄弟永远是我嵩山派上宾!”


瞧,是“上宾”,而且“永远是”,人家林平之干坏事,好歹是干出了身价的。

再比如另一个人,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鹤笔翁。


这家伙是“玄冥二老”之一,也是个坏人,屁颠屁颠地跟着赵敏干了不少坏事。你说他人品不好、境界低,说什么都可以。


但人家鹤老也是有所图的,毕竟跟着赵敏郡主有官做。用赵敏的话说,是“朝廷封你做大元护国扬威大将军,快加把劲啊。”


要是没有这个价码儿,你让鹤先生去鞍前马后地帮你打少林、打武当、打明教试试,人家理你才怪。


综上,金庸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,干坏事,那也是有底线的,就是至少要干出身价,不然丢不起这个人。


同样,你我写字的人也是一个道理。你写很坏的东西,固然要不得。可是如果你卖了个十万一篇、八万一篇,因为自己确实手头紧,孩子没奶粉钱了,捏着鼻子干了一票,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干出了身价,守住了干坏事的“底线”。


可是如果只扔给你几颗奶糖,让你写一万字的坏文章,连写三个月,那你也干,可就连当坏人的底线也没守住嘛。几颗奶糖哪里搞不到嘛。


就好像前一阵,有一家报纸的微博,发了一个很恶心没人性的东西。这个东西很坏,我觉得一定属于盲目揣测上级意图、自以为是的东西。它一定不代表上级的想法。这里都不多说了。


更想说的是,作为一个读金庸的,觉得这个很不合武侠世界的逻辑,忍不住非常好奇:发这样坏的东西您老得到了什么了啊。


且来分析分析:您老胡快60了吧,二十年前好像就是副总编辑,这么多年也还就是个总编辑。要是别人那都罢了,任免升迁都正常嘛,可是您不应该啊。


您看您以前的同事们,杜总和你差不多同年吧,现在是哪里的负责同志了?卢女士比你小好几岁吧,要论长相怕得小两轮,现在是哪里的副总编了?您怎么还跟那小地方原地踏步呢。


您每愤胡兵入,常为汉国羞,大小七十战,白首不封侯?


升官没有,发财了吗?各种渠道估计多多少少也有一点,我不了解,但怕也是有限吧,和付出不成比例吧。不说别的,早洗手出来做个短视频的,多挣了多少个零了?


我知道您泪尽北枝花,不敢恨长沙,可是也委屈了点儿吧。


在金庸迷看来,干坏事都没干出身价,这可叫人怎么说呢。张召重干坏事那是当了骁骑营佐领,玉真子干坏事是要当护国真人,金轮法王干坏事是要争蒙古第一勇士。


且不说这些大人物了,小人物也是一样。曹操骂小卧底苗泽:“汝为了一妇人,害了你姐夫一家,留此不义之人何用!”可是人家小苗毕竟也不是白干坏事,人家的价码是爱情。你呢。老胡啊老胡叫我怎么说你啊。


同样地,作为金庸迷,也对具体发微博的兄弟叨叨几句。


长安居不易,工作难得,理解。如果这岗位有个特殊津贴之类,一个月发个三万五万,几句话捏着鼻子发了也就发了,职务行为嘛,你不发也有别人发。


可是如果只是万儿八千,和同行一样,那就没必要了,现在国家政策好,经济形势企稳向上,八千一万的工资,以咱们胸中所学,昂藏身躯,挺直了腰板在一线城市哪里挣不到呢?何必非那儿呆着,发那些东西,被同行贴标签看不起呢。


一个人干不干坏事,是如何看待别人的问题——如何看待别人的名誉,如何看待别人的财产,如何看待别人的感受。


但是一个人干坏事能不能把自己卖出价钱,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问题,是瞧不瞧得起自己的问题。


有人会觉得我这一篇恶毒,我历来是看人看事的。林平之干了那个是“上宾”,胡总啊您是什么宾啊?


——完——



新书《六神磊磊读唐诗》

一本书让你轻松明白唐诗是怎么来的

又为什么会那么牛的


谢谢读者罗小寒的图


长按识别二维码或点文末阅读原文购书


首页 - 六神磊磊读金庸 的更多文章: